到香港物流
警方披露跨境網絡賭博犯罪新形態
發佈時間:2021-01-13 15:15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採用小眾聊天工具逃避監控躲避打擊

◆ 專門技術供應鏈服務網絡賭博組織者

◆ 第四方支付平台為賭博網站收轉賭資

◆ 提高動態查控涉賭資金結算鏈條能力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董凡超

犯罪嫌疑人因長期在某境外賭博網站賭博導致負債不堪,萌生歹念入室搶劫殺人,案發現場鮮血淋淋,觸目驚心。

2020年2月,廣東省深圳市公安機關偵破一起入室搶劫殺人惡性案件後發現上述情況,為避免類似情況再次發生,深圳警方立即成立專案組立案偵查境外賭博網站對我國境內開展的招賭活動及其背後的犯罪集團。

4月3日,按照廣東省公安廳部署,專案組出動近百名警力,分別在山東、江蘇、安徽、廣東4省7市開展統一收網行動,抓獲犯罪嫌疑人32人,凍結涉案資金賬户1.2萬餘個,凍結金額上億元。

這起案件的偵破,是公安機關嚴厲打擊各類跨境網絡賭博犯罪、保護人民羣眾生命財產安全、維護社會金融秩序的一個縮影。

《法治日報》記者近日從公安部獲悉,2020年以來,各地公安機關深入研究新型網絡犯罪類型及手段,整合各警種力量集中攻堅,加強與金融、網信、彩票監管等部門聯繫,強化快偵快訴快判,在破獲一大批案件的同時,對相關犯罪集團新型犯罪規律、形態進行披露、警示。

招賭渠道不斷翻新

聘請美女主播在國內知名網絡直播平台每天24小時不間斷直播推廣引流;網頁彈窗推送國外大型體育賽事賠率信息招攬“生意”;莊家與賭徒採用小眾聊天工具逃避監控、躲避打擊……

記者梳理公安機關2020年以來偵辦的多起跨境網絡賭博大案發現,隨着網絡傳播載體的多元化發展,不法分子招攬賭博的方式、渠道亦在不斷翻新。

去年3月10日,浙江省義烏市公安機關接羣眾舉報,抓獲涉嫌網絡賭博違法人員張某。辦案民警調查發現,張某通過微信朋友圈推廣一款賭博軟件獲取豐厚佣金返利,涉嫌開設賭場罪。由此,一場跨境賭博犯罪深挖阻擊戰打響。

警方硏判發現,此案中,從賭博平台金主至下級代理層級分明,賭博平台服務器架設於境外,跨境網絡賭博特徵明顯。警方立即成立“3·11”專案組展開深挖。5月,義烏公安在全國10多個省市統一收網,抓獲境內招賭人員100多人,扣押涉案資金4000多萬元。

“此案所涉App網絡賭博平台以高額返傭收益為吸引,以推廣二維碼或者推廣網絡鏈接為紐帶,通過無限裂變的形式發展境內賭客成為賭博網站的推廣代理,通過賭客參賭為網站輸送新鮮血液。”義烏市公安局“3·11”專案組負責人告訴記者,跨境賭博犯罪團伙往往以傳銷的手法構建網絡賭博平台的金字塔,讓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網絡賭博平台後台則通過人為操縱,導致參賭人員輸多贏少、損失慘重。

網絡直播自2016年進入大眾視野以來飛速發展,已然形成一股“直播潮”,部分網絡賭博運營者搭上這趟順風車,直接通過色情直播平台的“真人視訊”推廣引流。在廣東省江門市公安機關破獲的“5·21”跨境網絡開設賭場案中,偵查員發現,犯罪嫌疑人周某欣在江門市蓬江區從事主播活動時,在直播間向觀眾推送二維碼,邀請觀眾進入賭博平合,依託歐洲、美洲球類聯賽和重大國際賽事及國內聯賽開出賠率進行賭博。

據辦案機關披露,近年來賭徒與“客服”的聯繫方式千變萬化。在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2·26”跨境網絡賭博案中,賭徒與App客服的聯繫方式由常見的聊天工具演變為小眾聊天工具,從而躲避偵查打擊。

黑產催生技術供應鏈

公安機關發現,多種黑產間的雜糅混合、上下游環節的串聯配合、新型賭博形態的開發創新等,都對網絡賭博組織者的“技術能力”提出更高要求,也催生出一條專門服務於網絡賭博組織者、致力於降低經營門檻並提升運營利潤的網絡賭博“技術供應鏈”。

去年4月,廣東省公安廳情指、治安、網警等部門聯合分析研判,發現一個為跨境網絡賭博平台提供技術支撐團伙案件線索,即指定東莞市局為主偵單位,成立“4·26”專案組展開偵查。

專案組發現,以覃某輝為首的不法團伙打着科技公司的幌子,為多個境外賭博集團操控的跨境網絡賭博平台提供軟件開發、技術運維、升級加速等技術支持,主要涉及跨境網絡賭博和地下錢莊,每年向我國境內滲透發展賭博代理,實施跨境網絡賭博活動,境外賭博集團與國內下線通過聊天工具進行勾連,下達指令開展網絡賭博業務。

6月4日,按照廣東省公安廳部署,東莞警方組織開展統一收網行動,搗毀賭博窩點12處、軟件開發公司3個、平台維護6處、地下錢莊3個,成功實現對開設賭場組織鏈、人員鏈、技術鏈、利益鏈的全方位打擊。

辦案人員告訴記者,目前,中小型網絡賭博的“技術供應鏈”隊伍通常不超過30人,能夠設計出“後台修改勝率”等“出千行為”,幫助莊家“立於不敗之地”。在“技術供應鏈”的協助下,網絡賭博經營者不必具備任何專業知識、無需組建開發團隊,就可以輕鬆開設網絡賭博平台,大大降低了網絡賭博組織者的資金門檻。

第四方平台收付賭資

“金主”“商户”“渠道”“碼商”及“代理”形成資金流轉閉環式路徑,通過第四方支付平台為境外賭博網站等非法商户提供資金支付通道,以賺取高額佣金……2020年6月1日凌晨,廣西北海警方在公安部統一協調、自治區公安廳指揮部署下,出動600多名警力,聯合福建、四川、安徽等12省22市同步開展集中收網行動,成功搗毀寄生“跑分”網絡平台,端掉一個為賭博、色情、電信詐騙等違法資金進行非法流轉的特大跨境新型電信犯罪團伙。

據辦案民警介紹,所謂“跑分”就是利用網絡支付平台的收款碼為別人代收錢款賺取佣金。一般來説,佣金的比例在1%到2%之間,也就是説,接一個1萬元的“跑分”項目,可以賺取100元到200元。

5月下旬,湖南常德警方破獲的一起賭博案件中所涉及的App,就是一個典型的“跑分”模式第四方支付平台,它通過發展“碼商”上傳個人網絡支付平台二維碼、銀行卡等,為非法網站進行支付結算,非法從事支付結算業務活動。

經查,這個平台共控制個人、企業銀行賬户200多個,接入黑灰產商户900多家,用於提現的銀行賬户多達兩萬個。平台自運行以來,共計代黑灰產商户收款數十億元。目前,專案組成功收網,先後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35名,扣押、凍結涉案資金5000多萬元,扣押手機300多台、銀行卡200多張,打掉“跑分”窩點8個。

而在天津市公安機關破獲的“11·15”專案中,犯罪團伙則是通過在境內註冊、收賣對公和個人賬户建立第四方支付平台,為境外運營的賭博網站收付和轉移賭資,而後在境內通過購買基金、提現等方式將非法獲利變現。目前,3個團伙共計31名嫌疑人均已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共凍結涉案銀行賬户270個,查扣涉案賬户資金400多萬元。

公安部有關部門負責人表示,公安機關將緊密結合專案偵辦中發現的問題,推動主管部門加強對銀行卡、第三方支付賬户的開户使用等事前、事中和事後各個環節的監管,完善涉賭資金模型的風控分析,提升動態查控涉賭資金結算全鏈條的能力。同時,深挖打擊為網絡賭博犯罪提供資金結算的網絡支付機構及其工作人員和“碼商”,會同主管部門建立常態通報機制,嚴肅倒查每一起重大涉賭案件所反映出的非法資金結算線索,堅決查辦到底。


責任編輯:趙穎
8405815